新聞中心
您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中心 > 企業文化
母愛
來源:王曼
發布時間:2022-03-24
瀏覽量:653

時光一寸一寸的浸染著母親的容顏,歲月隨風吹散了太多的故事。韻華易逝,紅顏易老。光陰荏苒,不變的是母親的期望的目光。


“走慢些,別走太快?!蹦赣H用紙巾擦額角的汗水。那是我第一次與母親去登山。那年,我十二歲。精力充沛,勤勞能干的母親緊緊的跟隨著我的身后,聲聲殷切的叮嚀響在耳邊,每當我一轉身,總能看到母親的衣角。山道上的樹木蔥蘢,新生的樹木翠綠茁壯,身旁的老樹虬根粗壯。從那刻起,我便明白,我的長大伴隨著的是母親的老去,當我的身高早早高過母親,母親也逐漸彎起了脊梁。母親正如那一條彎彎的路,一輪彎彎的月,一份彎彎的情。這條路伴隨著我的成長;明月照亮我的年少時光;這份情承載著母親的期望?!?


不能出去,你這么小?!蹦赣H憤怒的撕掉了我的旅行地圖。那是我第一次一個人想去旅行。那年,我十五歲。記憶里,那位善解人意的母親變的頑固起來。不放心我一個人出去旅行,不能理解我的想法。那些年,也總是與母親固執的對抗著,不滿意她精心烹飪的飯菜,不滿意她給我的勸告,不滿意她為我收拾房間。那時的自己很難理解母親的一些決定,盡管現在被證明那些都曾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正確選擇。最終母親妥協了,目送我那年八月踏上旅行的列車。承載著母親的目光,攜帶著母親的期望去看更為廣闊的天地。


“就聽從她自己的選擇吧?!蹦赣H在看完我的高考成績后,對我父親說道。這年,我十七歲。十二年苦讀寒窗,今朝展現崢嶸。沒有考好的成績,沒有滿意的結果。那天深夜,父母房間的燈光徹夜明亮。母親總是讓父親小聲點,不要打擾到我。那時的我蜷縮在房間的角落里,不悲不喜。想起那些備考的日子里母親早起準備的早餐,想起那些日子里母親總是在沙發上等著我下晚自習回家,想著那些日子里與母親的少言少語,也聽到妹妹說起母親在我考前那幾天去過的地方。想到從不參加什么祭拜的母親在寺廟雙手合十給我許愿時彎下的瘦小脊梁,不禁落淚。我比任何一個人都要沮喪,要悲傷。但是我不能夠那樣,我有一位深愛著我的母親,一直期望著我的成長。


長大后,遭到挫折,最先反應的是她。我難過,她會更難過。我高興,她會更高興。本以為在我多彩的青春中,親情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如今才知道它是我人生中最為濃墨重彩的一筆。年少時,我們總是期盼能夠擺脫父母,不被他們束縛,能夠自由的飛,但是,到最后才知道過來,是父母溫暖的庇護,讓我年少時的星與夢在每一個記起的瞬間都閃閃發光。


人生到處知何似,應似飛鴻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哪復計東西。寫在母親生日之際,陪伴母親的時光是生命中最好的時光。


商南縣供水公司

  編輯:  責任編輯:崔婷  審核:  
亚洲尹人综合人人网